从此
2019-08-30 05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此,来头就不敢黑地里一个人待了。昨晚值班,他心惊胆战,三炷香时间不算长,但来头却像过了整整一年。他听着四下里到处都是怪响,听着听着就听到一种嗒嗒响声,后来发现那是自己牙齿在打架。他把耳朵塞了,后来他又把眼也闭了。他想:我不睁眼了,睁着眼看哪哪都像鬼影幢幢。可是不行,放哨怎能闭眼睛?放哨要用的恰是那双眼。

后来,他努力睁起眼睛看,看着看着就看见晃出一个龇牙咧嘴的鬼来。就那样,来头觉得两腿间一热

天亮后,来头不敢换裤子,怕人家看到。天气已是深秋,湿地方渗骨头凉。不动还好,越动越不舒服。所以来头不由就夹了腿。

来头常常自责,他想:这种事不能再有。他想了很多办法,觉得都没有把握。忽然他想起厨子老宽说的话:鬼这东西怪,你怕它,它到处都是,你要比它还厉害,它就吓得没影了。来头决心试一试。

他真的往一个地方看,那儿有一抹淡影,他觉得那地方有一缕烟,隐隐约约,可是风却吹不走。他知道那不是烟,这么个地方哪能起烟?可是那是个什么东西呢?他凝神想看清楚,可他没看出什么,他看见那只鬼了。那团烟化作一只披头散发、血盆大口、指爪张扬的狰狞鬼魅,径直朝来头欲扑过来。来头一个抖颤接一个抖颤,他想喊,他也想跑,后来他又想大声地哭可是他到底没那么做,还是那么一动不动站立在那儿,来头想起了今天值哨的目的。他想:要是我输了,我一生一世都没办法了。不行!来头不怕鬼!他跟自己说。他跺跺脚,稳稳神,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团暗影,他觉得他和那只鬼魅互相那么盯着,他们那么较着劲,谁先软下来谁就败了。我不怕你!来头大喊了一声,那么一来,那鬼影真就不动了。它原来很猖狂,张牙舞爪,现在不了,现在好像愣在那儿怯在那儿了。来头想:人还是要硬气,鬼就怕你了,就跟战场上一回事哩,你一硬气,敌人就怕你了。

那一晚,来头过得很窝囊。来头想:这不像队伍上的人,这更不像个好汉。

过了没几天,队伍扎营在一片坟地。那坟地荒草凄凄,古木幽幽。白天看去都阴森一片,夜里就更加可怕了,由不得你不毛骨悚然。白天行军都和累,放哨是件很恼人的事,谁也没想到来头会主动提出值夜哨。来头跟班长说:让我值哨!班长说:你发疯了?来头说:横竖我睡不着,让我值!班长还是有点犹豫,没想到来头泪就掉下来。班长想:就让这伢崽去吧,反正这地方离敌人还远。

第一次值夜哨,来头就出了事。来头从小怕鬼。八岁时给财主家放牛,他跟厨子老宽住在旧磨房里。磨房很破,天一黑阴沉沉的。阴雨天风一吹里外怪响。厨子老宽五十好几,无家无小,嘴里话却多。冬夜很长,他往往跟来头讲故事,讲来讲去都是鬼,讲得活灵活现,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allshopping.cn香港九龙官网现场直播马会传真内部封图,2019年85期马会传真图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