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想来
2019-09-01 12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流着泪说:“不,你知道吗?我欺骗了你,因为我现在还是处女。”

这种成绩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不敢想象的。与同龄女子相比,我不仅能自食其力,而且收入不菲。在北京我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自由、优越的生活。

那个酒会后不就,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。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,我自然是心知肚明。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,没想到的是,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,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。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--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,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,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。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,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--如果真结婚的话,那也只能是“有名无实”的婚姻。

一个星期后,我们携手步入婚姻殿堂。从此,我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。那曾经让我尴尬万分的处女身份,就此成为历史。

温馨提示:对待婚姻和爱情,有些男人就是会有奇怪的想法,面对困惑,也许现实一点会更好一些。

后来我还是逃走了,我想那个男人过后一定是万分沮丧。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,更何况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性体验的女人。当那个男人在房间里粗鲁地抱住我的那一刻,我的身体就开始感到极度厌恶。我觉得恶心,当一个陌生的身体渴望靠近我洁净的身体时。那个夜晚,那个倒霉的男人几乎是一无所获。我拒绝了他的拥抱,躲避开他跃跃欲试的身体。我故作风骚地说等他洗澡后再亲热,并用暧昧的眼神把他送进了卫生间。然后,我风一般地逃离了那个酒店。

我和他只是假结婚,或者说是骗婚。我和李诚明结婚后,虽然同住,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(没有发生关系)。三年后,我拿到居留权,然后就跟他离了婚,回到北京发展。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,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离婚后,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很多次,我想鼓起勇气向他坦白,但如果他知道我曾经这样欺骗我的前夫,我在他心目中女神、公主的形象一定会破灭,我害怕他会因此不再爱我。

每次他和我亲热的时候,我心里都十分压抑,一直不敢触及最后那一步。虽然我其实是很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。但如果让他发现我还是处女,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?这是不可思议的,他一定会觉得我欺骗了他。

说来话长。六年前,我从外地来到北京,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,收入不高,压力却很大,每天累得要死,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。那时候,我没有体面的衣服,没有娱乐,更没有什么夜生活。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,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,外表也不十分出众,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,真是难上加难。

夜晚十点左右,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进酒吧,找了一个醒目的位置独自坐下。从不喝酒的我那天却喝了不少酒,或许是因为紧张。没过多久,一个外形风流的男人坐在了我身边,一眼就可以看出,那是个经常在酒吧“猎色”的情场老手。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但我还是紧张坏了。根本就没听清那个男人说的话,更不敢去看那种令人晕眩的诱惑眼神。我想走开,想跑出酒吧,因为我感到极度压抑和紧张。

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李诚明,我才隐约看到了“突出重围”的一丝曙光。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新加坡商人,生意虽然做得不大,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。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了我,虽然我算不上漂亮,但至少还算年轻。

我很爱沈浩,不想失去他,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不能再拖的地步。我想不出有什么借口解释自己这个奇怪的身份--一个离过婚的处女,说出真相又怕失去他。

现在想来,那三年“有名无实”的假婚姻,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。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,除了仍是处女身,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。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,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,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。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,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。

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,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,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。

我的男友那些日子也忙坏了,装修房子、买家具、定酒席、拍婚纱照,看着他面带喜色地忙前忙后,我心里又高兴又悲伤。这么好的一个男人,可我还是要欺骗他。那段日子,我越是感受到他对我的爱、他对我的好,我越是心疼无比。他这么信任我,而我却欺骗他,这不是太残忍了吗?在我看来,一旦和真心相爱的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,那就意味着彼此要绝对的真诚,不能有半句谎言,否则活在欺瞒中是不快乐的,是有阴影的。更何况,我这样欺骗男友,和我几年前欺骗那个新加坡老男人又有什么区别?我不还是那个自私的女人吗?

回到北京后,就职于一家很有名气的外企。通过自身的努力,我在事业上一帆风顺,

终于,在结婚前的一个夜晚,我拉着沈浩的手问他能否原谅我的过去。沈浩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笑着说:“我不介意你的过去,也不在乎过去的婚姻。”

第二天晚上,我去了一个“名声不好”的酒吧。据说这里经常发生一夜情,流连于此的男人大多是想寻找到一夜风流的对象。对我来说,这再合适不过了。

于是,我出人意外地问他想不想开房,我用嘲笑的口吻说:“都别浪费时间了,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。”我的话语是赤裸裸的挑逗,神情却如修女般冷漠。那个男人起初是疑惑地看着我,也许他在判断我的话是否是在考验他。我厌恶这种看起来风流,其实却没有自信的男人。于是,我起身,走出酒吧前我给他甩下一句话:“想做爱的话,就跟我走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allshopping.cn香港九龙官网现场直播马会传真内部封图,2019年85期马会传真图版权所有